Atul Loke/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13年秋,就任中國國家主席剛半年的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計劃:絲綢之路經濟帶,貫穿歐亞大陸;海上絲綢之路,勾連歐亞非。兩條線相連,構成了一個以中國為起點/終點的閉環。

 

可以說,這個閉環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投射在世界地圖上的骨架。附著其上的,除了追求新一輪經濟增長、搭建能源鏈條的願望外,還有在外交舞台上延展勢力版圖的勃勃野心。

 

五年後,「一帶一路」的骨架生長得愈加粗壯、清晰,且早已走出歐亞非,進入了拉美、北極。同時,它也迎來了更為明顯的阻力。不少沿線國家視其為可分一杯羹的「香餑餑」,同時,它亦被指責為「債務陷阱」、甚至「新霸權主義」。2018年,中美貿易戰爆發、美國聯手盟友對中國科技製造業拉起封鎖線,更令其肩負了抗衡美國圍堵的艱巨任務。

 

2018年11月底,前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在國際金融論壇第15屆年會上表示,「一帶一路」倡議能幫助影響全球化的未來——這個未來,會是中國設想中的未來嗎?

進度條

據計算,「一帶一路」的建設將至少調動一兆美元的中國國家資金,其中,國家開發銀行承諾了9000億美金。一項截止2017年的分析顯示,中資銀行已經累積發放了2000億美金,也即預計投資的五分之一。而中國公司獲得的「一帶一路」建築合同,則已經超過了中資投資的數額,達到了3400億美元。

追蹤「一帶一路」

五年來,一帶一路在沿線國家已經實現、或正在計劃哪些基建項目?經授權,端傳媒翻譯了墨卡託中國研究中心(Merics)「一帶一路追蹤項目」繪製的地圖。該數據庫涵蓋了全球範圍內,以實現「一帶一路」政策目標為旨、投資在2500萬美元以上的中國項目。

Weidma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石油、
天然氣管道

據統計,「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擁有全球58.8%的石油、79.9%的天然氣和54%的煤炭。中國是能源進口超級大國,如何更安全、便捷、穩定地獲得能源是「一帶一路」的重心。路線多樣化是減少風險的方法之一,而「一帶一路」正是提供了這樣的契機,將能源投資從亞洲擴張到非洲,甚至拉丁美洲。

港口

據中國交通部2018年的數據,在「一帶一路」倡議下,中國公司參與了34個國家共42個港口的建設和運營,簽署了38項雙邊和地區海事協議,涉及「一帶一路」沿線47個國家。中國正在顯露出一個「海上超級大國」的姿態,許多觀察者擔心的是:很多商業港口占據戰略位置,可以迅速升級轉為軍事港口。

鐵路

鐵路的物流能力遠遠弱於海運,「一帶一路」強調的鐵路建設,更多的是「中國高鐵」這個被北京寄予厚望的「國際品牌」。比起陳舊、升級困難的歐亞鐵路線,「一帶一路」新開設的鐵路項目更多地集中在巴基斯坦、馬來西亞、斯里蘭卡和緬甸等地區,以及非洲。

「一帶一路」暨中國「霸權」?

從一開始,「一帶一路」就被國際社會比作是中國版「馬歇爾計劃」。北京反覆否認這一類比,拒絕給「一帶一路」加上地緣政治層面的動力。


北京給出了「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話術。這樣的措辭,讓觀察者更加堅信,「一帶一路」就是中國全球戰略的重要一步。

 

「古絲綢之路沿線地區曾經是流淌着牛奶與蜂蜜的地方,如今很多地方卻成了衝突動盪和危機挑戰的代名詞。」

——習近平

Nicolas Asfouri/Pool via Getty Images

 
地緣與輻射

在2013年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海上絲綢之路」基礎上,以中國為起點的「六大經濟走廊」已經成為「一帶一路」的重要「主體框架」。而在2015年底正式成立的「亞投行」(AIIB),首個中國倡議設立的多邊金融機構,截止2018年12月,已有93個國家加入。截至2017年12月,亞投行已展開24個投資項目,項目貸款總額為42億美元。

 
「巨龍」的陰影

然而,五年下來,「一帶一路」面臨的障礙也越來越明顯。發出「雜音」的,正是「一帶一路」渴望觸及的關鍵地區,尤其是中亞和東南亞。北京反覆做出「雙贏」承諾,可對於很多沿路國家而言,這份承諾一面寫着野心和夢想,另一面卻是失控的債務和可能的主權喪失。

2018年初,華盛頓全球發展中心的一份報告分析了最易遭受債務危機的「一帶一路」沿線國。

印尼雅萬高鐵碰上徵地問題,進度嚴重落後。圖為一名工人在雅萬高鐵隧道工地前休息
陳焯煇/端傳媒

由鎮江二航承建的「一帶一路」項目,馬來西亞吉隆坡地鐵2號線盾構始發

Imagine China

中國向巴基斯坦提供貸款將巴基斯坦鐵路運營的綠線快車升級

Asim Hafeez/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斯里蘭卡一個由中國公司投資興建的科倫坡國際金融城工地

Atul Loke / 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德國杜伊斯堡港口,一個貨櫃上寫著「中歐班列」

Krisztian Bocsi/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歐洲

印度尼西亞

印尼雅萬高鐵是「一帶一路」在印尼的標誌性工程,投資55億美金,原計劃2018年底前完工,卻因徵地問題,進度嚴重落後。印尼總統渴望高鐵項目給2019年的大選帶來助力。在中國看似所向無敵的「中國速度」,卻在印尼遇到了水土不服。

直到2017年之前,作為「一帶一路」計劃的另一端,歐洲各國對於中國的這一「旗艦」倡議的熱情都還相當高漲。至今,已有20個歐盟成員國和11個歐洲國家與中國簽署了與「一帶一路」相關的合作備忘錄。

但是,隨着歐洲各地交通、港口等項目的展開,歐盟對「一帶一路」的立場開始變得強硬,其中最常見的擔憂是「一帶一路」不符合歐洲堅持的自由主義價值觀,也未遵循市場化、透明、可持續發展等國際規則。此外,中國主導的「16+1」框架,試圖聯結中東歐,讓歐盟擔心,中國在破壞歐洲的一致性。

古代絲綢之路從來不是純粹的中國之路……這些路是共享的,不能是單向的。」

——法國總統馬克龍

馬來西亞

2018年8月底,馬來西亞政府指責與中國的合約不公平,又擔心政府開支過度,取消了由中國資助的三個「一帶一路」大型項目:價值200億美元的東海岸鐵路,以及兩個價值23億美元的天然氣管道項目。

巴基斯坦

2018年11月23日,中國駐巴基斯坦卡拉奇的領事館遭遇恐襲。巴基斯坦內部的反政府叛亂力量,將苗頭對準了在為政府大興土木的中國項目。以瓜達爾港為終點的中巴經濟走廊是「一帶一路」最重要的規劃,價值540億美元。

斯里蘭卡

2017年12月,由於無法償還貸款,斯里蘭卡將價值15億美元的漢班托特港口控制權以及周邊15000英畝的土地交給了中國,租約99年。這被認為是中國給弱小國家慷慨融資之後,有可能會強制收款的例證。

 

手起手落,如今的「一帶一路」,稱已經至少影響到了國民生產總值達23萬億美元的65個國家、44億人口。大餅畫了五年,在這份「倡議」旗下集合的「中國因素」越來越密,許下的藍圖越來越大,遇到的麻煩也越來越多。可到底「一帶一路」在代表誰的利益、將帶來怎樣的實際影響?在輿論場上,中西方媒體給「一帶一路」做出的描述,差異極大。

顯而易見,在北京看來,「一帶一路」的成績單,只能是全優。

 

2018年中的國務院新聞發布會上,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寧吉喆給出了一份涵蓋範圍極廣的五年進展。

「全優」的成績單?
 
進擊的絲綢之路

在一片爭議聲中,現代「絲綢之路」依然被越描越粗:2017年開啟的「數字絲綢之路」,2018年提出的「冰上絲綢之路」。2018年底,已有6個拉美和加勒比地區國家簽署了「一帶一路」協議——它們又將構成一條「太平洋絲綢之路」。

 

五年下來,「一帶一路」版圖愈發加大,也越來越難以定義。而捲入這個規劃的沿線國家,從政治、經濟到文化景況都與中國大相徑庭——它們對「中國因素」做出的反應,恰是一廂情願的集中規劃所無法預見的挑戰。

 

在「一帶一路」五週年的時間點,端傳媒邀請你一起回看:急劇的擴張究竟給中國和沿線國家帶來了什麼?中國「主導」的全球化時代真的來臨了嗎?端傳媒記者將陸續從印尼、巴基斯坦、馬來西亞、東歐等地區發回深度報導,此頁面也將不斷更新。

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採編:甯卉、吳婧、陳虹瑾
圖片編輯:林振東、Stanley Leung
資料整理:何璐瑤、符煜君
設計:曾立宇
製作:郭瑾燁
監製:陳虹瑾

專題頁中地圖信息及版權均為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ICS)所有。端傳媒經授權翻譯中文版。

©2018 Initium 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